是我自愿中你的trap

我的天
乐乎这个是什么沙雕排版???
鸡巴难受

【卜凡×小鬼】不好意思,有个恋爱麻烦你俩谈一下。

好的

skip兔:

卜鬼不存在be!
父母都认证的天堂cp不存在be!
我不是在写同人文!我是诚实地记录两个人没展现在我们眼前的真实剧情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  “第十二名,来自坤音娱乐的卜凡。”


       真实听到这句话时,卜凡愣了两秒钟,然后在这两秒钟里展开了丰富的心理活动:

       卧槽我居然十二?
       卧槽我十二了!
       那第九是谁?
       卧槽我居然不是第九吗?
       好惊讶。
       卧槽。
       快看看小鬼什么反应。
       卧槽他居然面无表情?
       这孩子不会吓傻了吧?
       不对啊我出不了道他不难过的吗?
       卧槽好气啊我要揍他。
       不不不现在重点是我出不了道了啊!!
       没啥,今天出不了道不代表明天出不了道。
       老子回坤音又是一条好汉!
       小鬼咋办?
       那个白眼儿狼都不伤心我还惦记他干嘛我真是犯贱!
       等等,出不了道我不就去不了美国了?
       卧槽我签证都办好了我还没去过美国呢!
       结果是那两个老大哥去泰国浪一圈回来了我还没去成美国吗???
       卧槽啊!

       然后出了名眼窝子浅的卜凡同志没忍住内心的悲痛,低下头留下了硬汉的泪水。结果这一幕被前线的妹子们拍的很惨,大家纷纷表示心疼卜凡凡猛虎落泪,照片被拿到微博上到处传阅。事后卜凡看到照片,心里只有一句话。
       老子再也不哭了,真的好丑。




        到排名宣布结束之后练习生互相拥抱环节的时候,卜凡已经把状态调整得挺好了。
      毕竟这么大一个A印在脑袋上,卜凡觉得道可以不出,但范儿绝对不能丢。再说马上要近距离面对鬼崽子了,横不能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,让小鬼再看见自己哭一回吧?
       于是卜凡面部表情严肃认真,四处张望王琳凯的踪迹,想给小鬼一个成熟得体的拥抱,然后用深沉的语调来一句:“没关系,山不转水转,哥们儿扛得住。”这才配得上他大厂第一A的身份。
       结果小鬼笑嘻嘻地朝他扑过来时,卜凡就知道,计划泡汤了。但凡是跟小鬼沾边的事儿是不存在成熟得体一说的。
       王琳凯老远就看见卜凡东张西望,想着他多半是在找自己,于是美滋滋地冲过去,伸手把卜凡的脖子一抱,纵身一跃,跳到了卜凡身上。卜凡手比脑子快,只觉得一个脏辫菠萝头飞扑过来挂在了他身上,出于惯性赶紧托住他的大腿怕他掉下去。
       王琳凯满意了。啧,默契,完美!酷的bro!
       等抱着小鬼转了半圈之后卜凡才反应过来这姿势有点糟糕。这……这不是标准的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桥段么?这这这还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摄像机呢,不太好不太好。于是卜凡赶紧将挂在自己身上的小鬼扒拉下来。
       谁知道这孩子抱上瘾了,刚被放下来又把手一伸,笑嘻嘻地往他面前靠。
        这笑得也太可爱过了吧,这我抱还是不抱啊?人这么多,我的脸好像有点发烧。
      卜凡犹豫了一秒,然后果断地一把揽过小孩儿,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,顺便还伸手摸了把孩子的腰。
      抱!必须得抱!不抱不是大厂第一A!不抱对不起理发钱!




       抱了半天,小鬼终于撒开手不勒着卜凡的脖子了,改成笑嘻嘻地看着他。
       卜凡有点郁闷:“不是你是不是听错了?我好像没出道吧,你咋这么高兴?”
       琳琳美滋滋:“因为小爷我要出厂了呀!以后就是自由身了兄弟!”
      卜凡低头瞅着脏辫一颠儿一颠儿的小孩儿,更郁闷:“合着我没出道没给你心里造成一点波动呗?你就一点儿都不想安慰我呗?”
       琳琳奇到:“这有啥好安慰的,咋啦,你想跟我们一块儿巡演满世界跳Ei Ei啊?我还不想去呢!要不让给你?”
      卜凡:……当我没说吧,好吧。
      小鬼看着眼前的大个子好像还是有点不开心,恍然大悟道:“哦!我知道了。你是不是想去美国没去成所以在这儿难受呢?这有啥,反正你签证都办好了,让你们公司那个秦老板批你们去美国玩儿一圈呗。”
       我是能去美国,可是你又不跟我在一起啊。
      卜凡抿抿嘴,在小鬼屁股上拍了一把:“没心没肺。”



      节目结束,土偶就地解散,练习生们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       坤音和果然都派了车来接他们,于是小鬼和卜凡一起站在寒风中等车。
       有时候环境和氛围的确会给人的心理带来一定的影响,不然电影里怎么主人公一遇到挫折就下雨,一遇到不公就打雷呢?影视专家有句名言:情绪全是靠场景烘托出来的。卜凡觉得专家诚不欺他。
       此时此刻,卜凡站在廊坊萧瑟的夜风中,裹着黑色大羽绒服,被吹的瑟瑟发抖。旁边站着朝夕相处同甘共苦四个月即将出道的好哥们儿,身后是再也不会回来的土偶影视基地,多愁善感的哈仙子又生出了自古逢秋,啊不,逢春悲寂寥的感慨,本来想说点儿什么,结果因为实在太冷,卜凡张了张嘴只打了个喷嚏,然后又吸了吸鼻涕。
       小鬼在旁边接话:“一骂二想,刚才是我在骂你。”
       这个死崽子真是破坏气氛之王。
       卜凡斜睨他:“你骂我干嘛?”
        小鬼不以为然:“我随便骂骂。卜凡是食人怪绿毛大怪兽!结果还真灵嘿!”
       卜凡:……必须踹他,说踹就踹!
        然后卜凡就抬脚轻轻在小鬼屁股上挨了一下。“去你的吧!”
       嗯,铁汉毕竟柔情。
       小鬼得了便宜赶紧卖乖,笑嘻嘻问卜凡:“哎,你今天晚上回去干嘛呀?”
       唔,还真没想过。可能是先吃顿火锅然后喝点小酒最后兄弟几个在一起抱头痛哭?
      “啊,没想好,就,就吃顿火锅吧。”
      “哦。”小鬼有点不自然地挠挠头,“那就是说你待会儿回去不睡觉呗,那你记得看手机啊。”
       “咋了?看手机干嘛?你要给我写情书啊?”
       “去你的吧!美得你!我给猪写情书也不会给你写情书好不好,绿毛怪。”
       “那你让我看手机干嘛?”卜凡莫名其妙。
       “让你看你就看,磨磨唧唧的,哪儿那么多废话!”小鬼一着急就开始嚷嚷,小脸儿通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风吹的。不过这个天气应该不会是热的,那多半儿就是风吹的吧。
      “看就看呗,咋还急眼了呢。我看!行吧!”卜凡看着似乎马上要急得跳脚的小孩儿有点好笑。
       果然的车先来了,小鬼拎着大包小包上车还不忘回头叮嘱卜凡。
       “看手机!”
      卜凡扬手,“知道啦,走吧你。”
       看着车开远了,卜凡还没有真实感。
       这就算告别啦?也忒草率了吧。




       卜凡猜的没错。他们果然去吃了火锅。
       一帮人在桌上涮肉讲段子,忙得热火朝天,卜凡一边吃碗里的雪花肥牛一边瞟着手机,看看有什么新消息。
       结果等了半天,肉都吃没了也没有消息。卜凡有点焦虑,这小屁崽子,别是耍我呢吧?
       虽然心里在怀疑,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把手机通知声音调到最高,生怕错过了消息没听到,卜凡嚼东西都收敛着很小声。
       小于啧啧称奇:“要我说偶练这节目是不错,你看我们凡子,去那儿待了四个多月,你看看现在斯文的!嚼肉都不出声儿了!你瞧瞧这细嚼慢咽的!不错,值得表扬,那跟以前两口一个鸡腿儿的凡子哪儿是一个人呢!”
       斯文的凡子翻了个白眼:“去你大爷的。”
       终于,卜凡在蒙在被子里昏昏欲睡的前一刻收到了小鬼的消息。
       是一个视频。

      “我觉得卜凡是一个很好的小朋友。就是幼小的年龄,却又有老大的风范。”
      “非常感谢卜凡在节目里对弟弟的关心和照顾。”
      “希望凯凯能向卜凡学习,把卜凡当成自己的榜样,成为你的精神向导。”
      “弟弟不听话的时候,该打打,别打太重就行。”

      卜凡从被窝里噌一下坐起来,一下子吓精神了。
       卧槽,现在这是什么情况?他被王琳凯的爸妈点名cue了?
       紧接着小鬼一条语音发过来。
      “普凡。”
      卜凡抖着手回复。
      “嗯,在呢。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视频你看了吗?”
      “呃……看了,代我向叔叔阿姨问好。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你有毛病吧,问什么好。”
      “不是,你得跟叔叔阿姨解释一下,我不是啥老大,我也没有暴力倾向!二老别误会我啦!我是好公民一个啊!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(笑)咋啦,咋回事儿,咋怂了?”
       “不是怂,我不是怕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么。不是,你都跟你爸妈说我啥了?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我能说啥,是他们自己看节目发现的。看你老打我,遭报应了吧!”
       “行,幸灾乐祸,行,我记住你了,等着,放学别跑。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(笑)不跟你闹了,说正经的。你明天,呃不,后天有空吗?”
      “明后天都有空,咋了?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我下周五就得跟着那个破团去美国了,然后我想这之前回趟家。然后,那啥,我爸妈让你上我家吃饭去,你们坤音没啥其他安排吧?”

         !!!

      卜凡屏住呼吸把这条语音又放了一遍,然后不放心又咧着嘴再放一遍。
       没听错,小鬼他爸妈让他去他家吃饭。
       卧槽。我为什么在笑。我的脸为什么在发烧。
       那边等了半天没收到回复,王琳凯不耐烦了。
       语音。“什么情况啊?有没有安排说一声儿啊!”
       管他有什么安排!坤音的事儿那能叫事儿么!
      卜凡手抖得像得了帕金森。
      “没事儿!我明天就有空!”
       语音。“明天不行,明天你先休息一天,收拾收拾东西,后天吧,后天早上你上我公司找我,然后咱俩一块儿去机场。诶,你喜欢坐靠窗户还是靠过道?”
       卜凡又笑得像得了老年痴呆。
        “都行!”






       为什么有些人没有流泪和告别?
       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打算分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卜鬼这样的cp会be?不存在的。大家热度继续搞起来,说不定哪个金主爸爸看到就会把两个崽子拉到一起做节目呢!
两个人这么年轻,演艺圈这么小,花路这么长,还怕以后没有糖?
天真!


祝福
祝福
祝福

求zy你出歌

孤独的时候也经常
直到遇到我的新娘

我日妈都要哭了
祝福

周延生日快乐
三十一岁,请你继续精彩

超级高兴嘻哈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,了解。感觉GOSH全部,all,都雄起了。变得很主流(原来并非不主流,只是相交小众),感觉就是他们红了,出名了youknow,GOSH值得红,很值得那种值得。很多东西因为出名了不能拿出来,因为出名了受到阻碍,感觉很难受。

感觉他们不能寂寂无名,不能youknow。不仅仅是留下音乐作品,不仅仅小有名气,而是要炸出来。横空出世那种。
存在即合理,总会有一天“主流”会变成嘻哈要keep real。你会找到制衡点的。

不想看见因为主流节目而弯腰低头的你,更不能看见小有名气的你,你他娘的绝对不会被“主流”打磨,gai是什么样子的,从头到尾都不会变的吧

关于我爱他 凹盖 小甜饼 一发完

歪🐰:

最近吸盖吸得脑壳昏。


更一篇凹盖小甜饼。







【洲盖】【是的我就这么野!!!】


42通未接来电。


来自刘洲。


周延不敢接。


17年6月底,周延参与录制的嘻哈节目刚播出第一期,好评如潮,微博上开始流传他写的‘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’。


那时很长一段时间里周延活得很混乱,唯一支撑他挺下去的动力是狠狠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的脸,正如他在微博上写的‘到最后看哪个被打脸’。


然后刘洲出现了。


60s演唱环节后,刘洲叫住他,带着笑跟他说:“兄弟,我看好你。”


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。


彼时刘洲是音乐节目的金牌制作人,而周延只是玩地下说唱的不入流的rapper, 两人地位的天壤之别反倒促使了他们关系迅速拉近,他们彼此欣赏、彼此尊重。


即便如此,当刘洲提出要给‘天干物燥’做些改编时,周延立即否决:“我觉得没必要。这个版本我很满意。”


两人站在狭小闷热的录音室里,工作人员站在远处闲聊,刘洲听到这话,笑着摸摸后脑小辫子解释:“我也很满意,但盖,你的歌缺乏烟火味,没有音乐性,你的天赋也就止步于此了。”


于是周延妥协了,他说:“这样吧,洲哥,先让我听听看你改编的版本。”


毫无意外地,周延听过一遍后彻底服气了,摘下耳机直竖大拇指,一点也不吝啬赞美之词:“牛逼啊洲哥!要说音乐还是洲哥厉害,这歌,这改编绝了!”


刘洲笑眯眯地望着他,突然抬起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,周延愣了一下,睁大眼睛看着他,刘洲顺势手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盖,你会有出息的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借哥美言了哈!”周延大笑起来,举手握拳捶了下刘洲的胸口。


这一拳捶醒了某些永远该被藏于冰面下的东西。


刘洲也跟着笑。








周延回重庆前,刘洲特地打电话告诉他,他打算签下他。


“合约是五年制的。盖,考虑一下。”刘洲说完,静静听着周延的回复。


然而周延什么也没说,直接挂了电话。


他在不安。


音乐方面他欣赏刘洲,也愿意签在他旗下,但他不确定要不要在五年合同上签名。


——五年有太多不确定性了啊。


这条路他真的能走五年吗?







回到重庆的一周里,刘洲不停给他打电话。


周延一个也不敢接。


直到刘洲亲自来了一趟重庆,在GOSH的工作室里,他认真跟周延聊了一下午。


周延认真地思考了一晚上,第二天凌晨四点十六分,他像是天灵盖被雷劈了似的,忽然抓起手机:“洲哥!我考虑好了!我签!!”


他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打给刘洲的电话会立马接通。


在当时周延全身心沉浸在喜悦和兴奋里,他想,他要获得新生了。


刘洲朗声大笑:“好!我们一起炸翻天!”







故事结束在七月初的一天。


刘洲发了天干物燥的新版本,还特地@了周延。


周延果然转发了。


‘再次感谢我的好哥哥,刘洲老师……’


刘洲没有再看下去。


他关掉微博,想了想,点开和周延的微信聊天界面,一边看,一边一根接一根地吸烟。


梦该醒了。


刘洲想着,他闭上眼向后仰头。


掐掉最后一根中华烟。






为什么偏偏是你?


让我求而不得,夜思难寐。






【t盖】【是的我又野了!!!】


录制到组建战队那一期时,谢锐韬认真考虑过,和谁在一组会比较靠谱。


选手们在后台蹦哒,谢锐韬独自坐在椅子上沉思。


沉思着沉思着,程剑桥‘咻’地飞奔而来,一屁股挤坐在他左手边椅子上,笑嘻嘻地勾他肩膀:“tt你想什么呢?说出来一起cool!”


不知为何,在程剑桥这里,任何话题发展到最后,都是一个cool字了结。


谢锐韬很忧郁,谢锐韬婉言拒绝他的好意:“布瑞吉,我觉得我一个人呆着更酷。”


“盖哥!盖哥过来玩啊!——盖哥!!”程剑桥蹦起来招手。


……这位完全当他说话在放屁么?!谢锐韬想,他真的无法理解程剑桥到底在想什么。


周延手里抓着两根头巾,一屁股坐在谢锐韬右手边椅子上,探出脑袋问程剑桥:“桥,你觉得啷个好看嘛?”


谢锐韬夹在他俩中间,勉强扯出一个笑:“啊哟,老盖,黑色这条好看,衬你。”


“tt,你在说啥嘞,当然是白色好看啊!”布瑞吉反驳。


“……其实吧,白色也挺好看。”谢锐韬以哄孩子的语气说道。


“布瑞吉,别吵吵人家,”周延拍拍谢锐韬肩膀,眼里含着笑,“那就黑色吧,谢了啊tt。”


程剑桥歪头吐吐舌头:“酷的盖哥!”


周延开始扎头巾,黑色的头巾扎个兔子角,看起来显脸小,谢锐韬侧着身看了半天,忽然凑过去说“老盖你扎的不好,我来吧!”


于是解开重扎,谢锐韬兴致勃勃扎了个垂耳兔子角,两根手指捏着周延下巴左右打量了一下,满意地不住点头:“酷!”


……淦!他被程剑桥说话方式带歪了!


其实是有点可爱的,周延的脸在自己掌心里,肌肤温热,软软的下巴肉被挤出一个小汤圆包,眼珠又黑又亮,谢锐韬和他对视片刻,忽地松开手坐回原位。


……今天的风有些喧嚣。





旁观的程剑桥:“tt也是酷的!”





谢锐韬想,其实,其实……


其实和周延一组也不错。








【道盖】


周延吃饭时喜欢先喝汤。


而且一般先喝两勺。


……萧启道,你没救了。





以上,摘自萧启道的每日日记。





萧启道十二岁的时候,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坐在外婆家附近的小溪边,把小脚丫泡在水里,有小鱼游过时踢一脚水面,溅起无数晶莹的水花。


萧启道二十岁的时候,喜欢在冬天窝在被窝里,暖气开到最大,暖融融的房间里空荡却安宁,他戴着耳机,手里抓着笔,有灵感时就在本子上写几笔。


萧启道二十七岁的时候,他遇见了周延。


春天的花开得很好,所以他们的相遇很美。


周延比他想象中矮一些,在这次见面前他们当了近一年的网友,也比他想象中更有趣。


第一次见面就跟他借笔说突然灵感来了要写歌的人,如何不有趣?


他坐在候机厅里,看着周延刷刷写了一串歌词,然后将纸揉皱,丢进垃圾桶里,拉着他起身:“走!哥带你去吃香喝辣!”


最终他们吃了一顿火锅。






萧启道借上洗手间为由,折返回飞机场,在垃圾桶里翻出了那张揉皱的纸。


他看完,再次揉皱了那张纸,塞进钱包内夹层。


后来那张纸成了虎山行的雏形版。


但这件事萧启道没有告诉任何人,包括周延。





周延说梦话时叫了三遍萧启道。


……叫了十一遍王斯然。


以上摘自萧启道的私人日记。






【唯盖】


“马思唯,我fuck你的屌!”


周延如是说。


马思唯愣了一分钟,居然认真地回答了:“应该是我fuck你。”


周延愕然:“你想干我?!!”





王齐铭听闻此段对话后,对月沉思良久,得出了一个结论:周延的智商果然是gosh最低的。


曾坤为此深夜打电话给王齐铭:“阿鸡你快跑路吧!盖哥知道你骂他了,说要让鸡汤飘香重庆每一条街哩!”


王齐铭大惊失色:“难道周延面前,连鸡也不能说人话了吗?”


曾坤:“……你还是等着被煲汤吧。”





周延听了十六遍马思唯的崂山道士。


他怒而拍桌:“妈的,真鸡儿好听!”


于是他听了十八遍斩马刀平复激动心情。






谢帝发现,最近马思唯喜欢戴耳机听歌。


这天,谢帝又一次看见马思唯在沙发上戴耳机听歌,一边听一边摇头晃脑地跟着哼唱。


他蹑手蹑脚走近,想吓吓马思唯。


“……我劝你好生走路……小心火烛……”马思唯嘴里哼着,表情十分投入。


谢帝想要拍他肩膀的手僵在半空。


他想: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?


思索片刻,他蹑手蹑脚地转身离开了。






有一天TY谈起有些记者问问题特别刁钻。


“淦!专挑跟我有beef的人问我!我能说什么?我没有当场说fuck那个傻批就已经功德无量了!”TY骂道。


melo和PSY纷纷附和。


一直在低头玩手机的马思唯冷不丁扔出一句:“我倒希望有记者问我和盖的事。”


melo噗地大笑:“那个记者找骂啊?”


TY翻白眼:“问盖我更没得话讲!就一老傻批呗!”


马思唯耸耸肩。





他有时也会想起,很久以前的自己和周延。


那时周延给会馆官方邮箱里发了很多他自己写的歌,他偶尔点开听了一首,觉得不错,于是回复他:你的歌不错。我叫马思唯,有空切磋一下。


没想到周延当了真,不知从哪里翻到他的微博,连续几天轰炸他的私信。


当时马思唯因为一些事关掉了私信提示,等他看到时,已经是两年后了。


137条。


每一条,每一个字都在说“哥们你真酷!我们一起做音乐吧!”


然而当时会馆已经和周延撕破脸皮。


他们再无机会一起做音乐。






那又如何呢。


周延发来的每一首歌。


会一直留在他的MP3里。





【傻盖】


温柔的拥抱。


是喜欢你的意思啊。





盛宇拥抱过周延很多次。


第一次是周延来长沙投奔西部拉客。


他们在机场拥抱了一下,然后周延说:“厕所在哪?老子尿急!!”


后来周延离开长沙,他们再次在机场拥抱。


周延说:“大傻,你真的不留我?”


盛宇笑笑:“我留不住你。”


于是周延离开了。






再后来周延参加了节目。


拿到了冠军。


他们在庆祝会上拥抱。


盛宇说:“恭喜你,周延。”


周延摸摸头,有些害羞,有些喜悦:“也恭喜你啊,大傻,有了一个拿冠军的好兄弟。”


盛宇哈哈笑了起来:“是啊,也恭喜我自己。”





那晚盛宇喝了很多酒,一边喝一边重复说:“哥几个结婚了一定要请我啊!特别是老盖!一定要请我!”


“一定一定!大傻你结婚了也记得请我们!”小胖笑着喊道。


盛宇嘿嘿傻笑:“怎么可能?我不结婚哈哈哈。”


刘聪笑着说:“傻哥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哈,为了逃避请兄弟们喝酒,还打算不结婚了?”


盛宇挠挠头嘟囔:“不是因为这个……”









是因为我想要结婚的人不会和我结婚。








【贝盖】


【抠脚瞎几把聊 总群】


贝爷:兄弟们!老子!回来了!!!


mai:回来吸盖了?


啊之:回来吸盖了?


毕冉:回来吸盖了?


DP:回来吸盖了?


小白:回来抢盖了?


老万:回来抢盖了?


壳总:回来抢盖了?


壳总:我只是复制粘贴。


老万:呵,刘嘉裕。


贝爷:呵,刘嘉裕。


贝爷:呵,丁飞。


丁飞:关我什么事?


贝爷:习惯性。


丁飞:rnmua!


小白:呵,丁飞。


贝爷:不了吧,我的脸只给周延mua。


丁飞:呵,李京泽。


老万:呵,李京泽。


小白:呵,李京泽。






在刘嘉裕的带头作用下,红花会全员都开了小号【。】


丁飞开小号围观李京泽开小号看周延直播。


刘嘉裕开小号围观丁飞开小号围观李京泽开小号看周延直播。


以下省略。


王昊开小号围观自己的直播间。


王昊,不一样的烟火。


白曜隆开小号围观周延直播时起的名字是‘盖哥我是你的小白’。


程剑桥进入周延的直播间,刷了一波礼物,扫了几眼刷屏,点名批评:那位我是你的小白,少装熟人!


盖哥我是你的小白:cjq wcnm!


【盖哥我是你的小白】已被举报。


李京泽差点笑死在手机前。






李京泽最近多了个爱好。


捣鼓自己的头像挂件。


今天是兔耳朵。


明天是头巾。


后天是兔耳朵。


大后天是兔耳朵。



【抠脚瞎几把聊 二群】


老万:谁来劝劝李京泽这个sjb?!


壳总:sjb是能劝好的么?老万,现实一点。


小白:我觉得壳哥说得对。


贝爷:我怎么了?刘嘉裕,你切大号给老盖打call的事还没翻篇呢,你还有脸diss我?


壳总:李京泽,等下你就挨打。


贝爷:略略略😜😜😜


老万:看来是没治了。但是李京泽,我拜托你不要把换头像挂件分享到微博OK?关注你小号的我不想每天看到你今天又换了什么挂件!


小白:万万你又堕落了?干嘛关注贝哥。


贝爷:白曜隆?


小白撤回一条消息。


贝爷:王昊,我就换!不仅换,还要分享!


老万:有本事你切大号分享?


壳总:别他妈提切大号了!!!!!


贝爷:谁怕谁!有本事你给我评论兔耳朵真好看!


老万:有本事你让老盖给你评论。


贝爷:……算你狠!!!






李京泽委屈巴巴给周延发短信。


具体内容如下:gihkgkkcjndjjdkfkbulckfosjjykvjj。


贝言贝语恕作者不会翻译。


周延在一天后回复:李京泽,你有病?


李京泽想了想,打了四个字:对,相思病。


周延没有再回复。







但他关注了李京泽的大号。


评论了李京泽最新一条换头像挂件的微博。


周延:兔耳朵挺可爱。


底下粉丝:????????????









【壳盖】


今日壳言壳语:周延养不起我,我养周延!





刘嘉裕坐在红木沙发上,抱着手机点开周延微博。


周延已经三天没有发新微博了。


寂寞。


空虚。


不知为何,忧愁总是围绕着刘嘉裕。


他忧郁地叹了口气,挖了一勺哈根达斯送进嘴里,一面吧唧吧唧嘴一面习惯性刷新。


刷出了一条新微博。


“咳咳咳噗——”刘嘉裕差点被呛到,捂着喉咙捶了好几下胸口,总算咽下去了,再拿起手机一看,妈的,评论瞬间过千……


刘嘉裕愤愤评论:周延回复我我就直播吃键盘!!!


一分钟后,【你有一条新回复来自@盖爷只认钱】。


盖爷只认钱:直播号记得告诉我。


刘嘉裕:……周延,我操你fjdndochsonencjnei!!!






刘嘉裕决定弃号。


……然后重开一个号。


他开了一个新号,叫‘蜡笔小盖二号’【。】


蜡笔小盖二号勤奋转发周延的新微博。


转发到第四十六遍,突然有人评论他。


阿丽宝:你这ID名看着挺眼熟啊?


蜡笔小盖二号:!!!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一个盖爷的小迷妹!!!


刘嘉裕捂着脸一头磕在键盘上,决定再次弃号。









经历诸多波折后,第七个小号诞生。


名字清新脱俗:超级无敌蜡笔盖。


这天,周延发新微博了。


刘嘉裕闻讯火速赶到现场,激动地发现目前只有三条评论。


于是他快乐评论:周延看我看我看我!周延赞我我就直播走钢丝!


一分钟后,【你收到了一个赞来自@盖爷只认钱】。


刘嘉裕:我再也不追星了。周延,cnm!







奉行快乐追星的刘嘉裕绝不认输


他开了第八个小号。


自暴自弃地起名为【你管我叫啥】。


虎山行新歌终于发出来了,刘嘉裕积极打call,鼓动(威胁)红花会总群里所有人开小号转发。


【抠脚瞎几把聊 总群】


壳总:咔咔微博转起来!赶紧的,转不到三万下个月奖金减半。


丁飞:靠!老板了不起?


壳总:丁飞?


丁飞撤回了一条消息。


小白:呵,丁飞。


老万:咔咔排面整起来!


贝爷:淦,你们还有闲工夫逼逼呢?我十八个小号转得都要晕了!


mai:李京泽,做人吧。


啊之:李京泽,劝你做人。


毕冉:呵,李京泽。


壳总:呵,李京泽。我不会输给你的!








刘嘉裕熬夜通宵连转一百条。


十九个小号。


每一个都转了一百条。


然后怒而改名‘追星太他妈难了’。








【万盖】


是的,万盖又在谈恋爱!






王昊跟着红花会众人在纽约演出,趁着空闲时间和白曜隆在街头瞎逛,逛到一半,看到橱窗里有个限量版火影手办,顿时迈不动脚了。


白曜隆一看,默契配合道:“哎呀,老万,这不是小盖想要很久的手办嘛?你买给他呗!”


王昊感激地看了一眼好兄弟,一边点头一边进店买了那款手办,然后直接邮寄回国内。


……寄到了周延家。


周延收到包裹时拆开看了眼,懵了。


当晚他在微信里问王昊:老万,你说实话,那个什么小玩偶是不是你寄的?


王昊:???我寄到你那儿了?艹,妈的填地址太顺手写成你家了!


周延:……


王昊:老盖那个是手办,你别乱动啊!限量版的!我想买好久了!


周延:我今天太忙了,饭都没吃,也不知道那玩偶扔哪儿去了。


王昊:你把它扔了?!


周延:看来它比我重要,你都没关注到我没吃饭!


王昊:周延,你还跟手办吃醋呢?多大人了,反省一下你自己!


周延不乐意了,正啪啪啪按键盘决定骂回去。


王昊:反省一下你为什么那么可爱!


周延:……噢。







王昊惹周延生气了。


因为他说自己不够好,配不上周延喜欢。


“我吧,长得也不帅,Rap也比不上贝贝,陪你的时间比不上老道……”王昊越说越丧气,整个人都要缩成一团。


“所以呢,你是在说我眼光不好,挑了个差劲的男朋友?”周延双手环胸看着他。


王昊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,继续嘀咕:“喜欢你的人海了去了,都比我好……像老道,老道编曲比我厉害……”


周延点点头补充道“是啊是啊,还那么胖,体积都赶得上两个我了,又宅又懒,窝在家里打电动,还挑食。”


王昊:“……QAQ”


周延坐到他身边,叹了口气说“说真的,我有点生气。”


“无论别人有多好,我喜欢的是你啊。”


“所以你在我这里是最好的。”





“你是最好的。”


“就算是你,我也不允许你骂王昊。”


“王昊是最好的。”






王昊:“……周延我可以亲你吗!!!”


周延:“不可以亲我妈,亲我可以。”










啵啵啵啵啵——


嘻嘻嘻。


mua!!!!

【盖桥】《希伯来书》番外1

他妈call老子都要打爆

焦糖奶GAI:

♚番外1


「山间朝酒」








正文戳我


剧情就接在这里所以先把番外写了,正文过两天更。带个tag。








Alpha!周延&Omega!程剑桥


豆T,百万cp,壳贝提及。








>>>






链接。








番外一·完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六千多的盖桥番外。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天,但是文笔实在太有限了,他们两个都这么好,只能竭尽所能的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结局。


感谢阅读。


我永远爱程剑桥。



【聪盖】午夜狂奔

OK

胖大熊:

ABO!ABO!ABO!


男A男O互帮互助不怎么正统的ABO,不要细究!


有傻盖情节,但没有NTR没有绿帽侠没有我爱上一只野兔我把头顶染成一片草原!


应该只有这些预警了。


辅道20码Proceed安全驾驶


拜个早年!好运盖祝你好运来!

桥盖/盖桥 剑与桥

很好的

沧灵:

1.


周延喘着粗气从一个噩梦中惊醒。他梦见自己掉进汪洋大海,被水流卷进湍急的漩涡。他竭力挣扎,身子像颗芝麻在大海里起起伏伏。海水淹没头顶,顺着他的鼻腔,耳朵,还有嘴灌进他的身体。他感觉身体越来越沉,巨大的窒息感包裹全身。可很快他就不再那么难受了,就要这样死了吗?周延想。就在这时,不远处出现了一艘船,船上有一群面目模糊的人,他们在惊叫着些什么,又在朝他喊着些什么,就在这时,梦醒了。


深吸口气摸过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,凌晨四点,长夜过半,东方未白。


周延给gosh的兄弟群发了条消息:


“如果我掉到水里了,你会怎么做?”



2.


gosh的兄弟对这种情况并不诧异,实际上,写歌做歌安慰盖哥早已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
不到三分钟,山鸡就回复了,“我会开直播喔😊,想看盖锅掉水里吗?老铁们礼物给我刷起来!”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又在开黑,看来他当我问起耍的,周延叹了口气。


tory的回复就直接了当的多了,“还要咋个做?肯定是跳下来救你撒。”周延心里涌上一丝暖意,就算错过了他的婚礼,兄弟就是兄弟。


曾坤是旱鸭子,他表示会报警,会呼救,会把王齐铭推下来救盖锅,可他是在不会游泳。句尾还问周延会不会怪他,再加上一个可怜巴巴对手指的表情。周延噗呲一声笑了,忙给他回消息安慰他,还承诺会给他买最新款的supreme。


wudu到底是这群人里最通人情世故的,他第一个察觉到周延的不对劲,一个电话踪过来,絮絮叨叨安慰了好半天,像在劝说一个想要轻生的人。搞得周延不得不一再保证,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个梦,心理医生一直有看,药也在吃。


挂完电话,周延长舒了口气,他很欣慰兄弟们能这么重视他。老实说,被人关注重视的滋味真的不错,特别是对从小没有得到过这些的人来说。


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,周延翻个身准备睡觉。时钟滴滴答答的在墙上走着,窗外偶尔传来轮胎驶过路面的声音。三百多只小羊撅着屁股在他脑子里跳过以后,闭上的眼睛还是睁开了。


睡不着,程剑桥还没回复。



3.


在gosh的几员大将里,程剑桥是最特别的。


tory疏离避世,wudu人情练达,山鸡以痴掩慧,曾坤懵懂。


只有程剑桥,让人无法总结。


他是一个矛盾的和谐体。


他个子瘦小,像个未成年。一头脏辫,穿着打扮像个漫画人物,行为夸张出人意表,一看就是个不良少年。


更重要的是,他还是周延的兄弟。


对,就是那个脾气火爆,长的像个歪嘴黑社会,动不动就说老子社会上的!和og光光,海尔四人组,富二代天团hhh扒皮互撕,还被p图全网嘲的gai。


他和这样的人是好兄弟,足以让人敬而远之。


可偏偏他人缘好到爆。老对手黄旭艾福杰尼和他要好,同组的vava大奔就更不用说,合作过的二毛喜欢他,就连和周延有beef的李京泽见到他也是个大大的拥抱。


黑怕江湖常年混战炮火连天,他带着笑意穿行其中。除了弹壳因为周延误射过他一枪以外,毫发未伤。


纵横黑怕圈零差评,只有两个人做到过。


一个是他,还有一个,是欧阳靖。


“bridge永远是对的。”周延总结。



4.


程剑桥的名字是一个亲戚起的,饱含全家对他的深切期待。现在看来,这名字没起错。合在一起确实没实现,可分开来看,无论剑还是桥,他都做的很好。


他曾是gosh最为锋利的一把宝剑。参加比赛能得好名次,也能出好歌为gosh扬名。tory带周延第一次看gosh的演出,就是程剑桥做的开场和控场。他像颗彩色的弹珠满场飞,是gosh当时的绝对中心。在周延加入后,演出的顺序开始不断变化。周延从串场慢慢往前挪,特别是那首惊世骇俗的《xxx》后,他也能排到前二出场。直到一场演出前,程剑桥叫住了他,不大的眼睛闪着光,笑眯眯的对他说:“盖锅,今天你来开场吧。”周延的嘴凹成了个O型,愣了两秒后,红着眼眶紧紧的拥抱了程剑桥。从那天起,gosh的舞台上,周延成了中心。


觉得自己牛逼不难,承认后进牛逼不难,承认后进比自己牛逼,还兴高采烈的打call。程剑桥,真的是怪物。


周延是个很需要认同的人,对这方面的渴求,让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变态。可没办法,青少年时期缺乏的,会在成年后加倍寻求补偿。有的人需要钱,有的人需要爱,而他需要伙伴。


从那以后,周延悄悄在心里把桥划进了一个特殊的圈,像孙悟空给唐僧画圈那样保护了起来。他总能在程剑桥那儿获得全心全意的支持,这让他非常受用。他们在夜幕下的长江桥上聊天,桥下江水翻滚,混合着白茫茫的雾气流向东方。周延说我们要做最屌的音乐,程剑桥说对。周延说我们要带着gosh全体走起来,程剑桥说好。周延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兄弟,程剑桥的眼睛在路灯照射下亮晶晶的。


“嘞是肯定撒。”


虽然绝大部分时间程剑桥是周延的拥簇,但不代表只一味顺着他。当他迷失的时候,程剑桥是唯一一座能带他回家的桥。


周延走的很坚决,甚至错过了tory的婚礼。gosh内部虽然不舍,但也没有谁出来劝上一句。周延的脾气他们是了解的,而且他们和周延的处事方法有本质上的不同,能携手走到这一步,已经算得上迁就了。这一切都在程剑桥的意料之中。他难以忘记周延看到网上嘲讽他没兄弟站他时,那一脸的落寞。很久以后回忆此事,他只是对记者说,天才总是和普通人不一样吧。



5.


沿着长江一路向东,周延像那晚的江水一样一去不复回。在长沙,他受到了cb的礼遇,久违的家的气息参杂着湘江的水汽扑面而来。在湘江边拍《江湖流》的时候,他有一瞬间的恍惚,好像又回到了重庆,回到了gosh。有双手从后面搭上他的肩头,是桥吗?他有些欣喜的回过头,却没能如预期一般撞进那双亮晶晶的眼睛。是萧启道,他唤他狗鸡儿。


最终,周延还是没有留下,cb也没有留他。周延走进进站口的那一刻,萧启道的脸暗淡了下来。大傻递了根烟给他:“留不住的,留住了人,魂也还在重庆。”


“那他会去哪儿?”


“人,拗不过魂。”


跟着长江一起到达上海后,周延的情况更加窘困,面对必亏的局面,他第一百二十次失眠了。他神戳戳的发了条朋友圈“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句尾的问号,不知道是在问别人还是问自己。消息发出去后没到一分钟,程剑桥的电话就打来了:“盖锅,你如果要做音乐,还是要回重庆,要和我们在一起。”


这一晚,周延彻底失眠了。远处的黄浦江温柔蜿蜒,他最终会汇入长江,再一起浩浩荡荡奔赴大海。那他呢?他的江在哪里?他有一个家在前方等着他吗?他……还回的去吗?


第二天清晨第一缕曙光照亮这个狭小的房间时,程剑桥到了上海。他坐的星夜航班,带着山城的雾气来到周延面前。周延看着一脸疲态,双眼却还是亮晶晶的桥,离开重庆后,第一次哭了。


“盖锅,我们都在等你,跟我回家吧。”



6.


凌晨五点,电话亮了起来。


“盖锅,还没睡啊。”


“做了个噩梦,睡不着。”


“嘿嘿,我晓得,我刚刚才看斗。”


“喔,也没啥子的,就是心头有点堵。”


“那你想晓得我会杂个做不嘛?”


……


“你要是落到水里了,我也就在水里。”


你在水里,我也在水里;你在火里,我也在火里;不管你在哪里,我一定到那里找你。


挂了电话,周延心里被塞的满满,他最重要的缺总算被填上,此刻感觉人生完满。终于,他打个哈欠翻个身就进入了梦乡。


重回梦境,他的处境一样危险。他还在大海里浮浮沉沉,海水从四面八方立体式的入侵他整个身体。可不知为何,这次他感觉莫名心安,甚至没有挣扎。就在这时,一座大桥从海底升腾而起,像巨大的绳索破开水面,托着他从海里来到了半空。桥上的海水被沥干,他慢慢爬起来看向远方。桥的另一端,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朝他挥手,边挥还边喊。他在喊什么?喔,好像是在叫他回家。


好的,马上来。


周延向着程剑桥的方向狂奔过去,桥的脸一点点放大,越来越清晰,清晰到他脸上的绒毛都能看清楚。周延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,他摸了一把脸。



他,回家了。





“是啊,有个傻瓜早已找过我了。爱德华,让我回家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上译版《简爱》

長河
長河
長河
LIT

人生的长河 
我把酒当歌
血里流淌着
长江和黄河

🔥🐉litlitlitlit🐉🔥
GO$H&SUP雄起

很感動你们还在唱这么屌的歌⚡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