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我自愿中你的trap

关于我爱他 凹盖 小甜饼 一发完

歪🐰:

最近吸盖吸得脑壳昏。


更一篇凹盖小甜饼。







【洲盖】【是的我就这么野!!!】


42通未接来电。


来自刘洲。


周延不敢接。


17年6月底,周延参与录制的嘻哈节目刚播出第一期,好评如潮,微博上开始流传他写的‘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’。


那时很长一段时间里周延活得很混乱,唯一支撑他挺下去的动力是狠狠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的脸,正如他在微博上写的‘到最后看哪个被打脸’。


然后刘洲出现了。


60s演唱环节后,刘洲叫住他,带着笑跟他说:“兄弟,我看好你。”


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。


彼时刘洲是音乐节目的金牌制作人,而周延只是玩地下说唱的不入流的rapper, 两人地位的天壤之别反倒促使了他们关系迅速拉近,他们彼此欣赏、彼此尊重。


即便如此,当刘洲提出要给‘天干物燥’做些改编时,周延立即否决:“我觉得没必要。这个版本我很满意。”


两人站在狭小闷热的录音室里,工作人员站在远处闲聊,刘洲听到这话,笑着摸摸后脑小辫子解释:“我也很满意,但盖,你的歌缺乏烟火味,没有音乐性,你的天赋也就止步于此了。”


于是周延妥协了,他说:“这样吧,洲哥,先让我听听看你改编的版本。”


毫无意外地,周延听过一遍后彻底服气了,摘下耳机直竖大拇指,一点也不吝啬赞美之词:“牛逼啊洲哥!要说音乐还是洲哥厉害,这歌,这改编绝了!”


刘洲笑眯眯地望着他,突然抬起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,周延愣了一下,睁大眼睛看着他,刘洲顺势手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盖,你会有出息的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借哥美言了哈!”周延大笑起来,举手握拳捶了下刘洲的胸口。


这一拳捶醒了某些永远该被藏于冰面下的东西。


刘洲也跟着笑。








周延回重庆前,刘洲特地打电话告诉他,他打算签下他。


“合约是五年制的。盖,考虑一下。”刘洲说完,静静听着周延的回复。


然而周延什么也没说,直接挂了电话。


他在不安。


音乐方面他欣赏刘洲,也愿意签在他旗下,但他不确定要不要在五年合同上签名。


——五年有太多不确定性了啊。


这条路他真的能走五年吗?







回到重庆的一周里,刘洲不停给他打电话。


周延一个也不敢接。


直到刘洲亲自来了一趟重庆,在GOSH的工作室里,他认真跟周延聊了一下午。


周延认真地思考了一晚上,第二天凌晨四点十六分,他像是天灵盖被雷劈了似的,忽然抓起手机:“洲哥!我考虑好了!我签!!”


他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打给刘洲的电话会立马接通。


在当时周延全身心沉浸在喜悦和兴奋里,他想,他要获得新生了。


刘洲朗声大笑:“好!我们一起炸翻天!”







故事结束在七月初的一天。


刘洲发了天干物燥的新版本,还特地@了周延。


周延果然转发了。


‘再次感谢我的好哥哥,刘洲老师……’


刘洲没有再看下去。


他关掉微博,想了想,点开和周延的微信聊天界面,一边看,一边一根接一根地吸烟。


梦该醒了。


刘洲想着,他闭上眼向后仰头。


掐掉最后一根中华烟。






为什么偏偏是你?


让我求而不得,夜思难寐。






【t盖】【是的我又野了!!!】


录制到组建战队那一期时,谢锐韬认真考虑过,和谁在一组会比较靠谱。


选手们在后台蹦哒,谢锐韬独自坐在椅子上沉思。


沉思着沉思着,程剑桥‘咻’地飞奔而来,一屁股挤坐在他左手边椅子上,笑嘻嘻地勾他肩膀:“tt你想什么呢?说出来一起cool!”


不知为何,在程剑桥这里,任何话题发展到最后,都是一个cool字了结。


谢锐韬很忧郁,谢锐韬婉言拒绝他的好意:“布瑞吉,我觉得我一个人呆着更酷。”


“盖哥!盖哥过来玩啊!——盖哥!!”程剑桥蹦起来招手。


……这位完全当他说话在放屁么?!谢锐韬想,他真的无法理解程剑桥到底在想什么。


周延手里抓着两根头巾,一屁股坐在谢锐韬右手边椅子上,探出脑袋问程剑桥:“桥,你觉得啷个好看嘛?”


谢锐韬夹在他俩中间,勉强扯出一个笑:“啊哟,老盖,黑色这条好看,衬你。”


“tt,你在说啥嘞,当然是白色好看啊!”布瑞吉反驳。


“……其实吧,白色也挺好看。”谢锐韬以哄孩子的语气说道。


“布瑞吉,别吵吵人家,”周延拍拍谢锐韬肩膀,眼里含着笑,“那就黑色吧,谢了啊tt。”


程剑桥歪头吐吐舌头:“酷的盖哥!”


周延开始扎头巾,黑色的头巾扎个兔子角,看起来显脸小,谢锐韬侧着身看了半天,忽然凑过去说“老盖你扎的不好,我来吧!”


于是解开重扎,谢锐韬兴致勃勃扎了个垂耳兔子角,两根手指捏着周延下巴左右打量了一下,满意地不住点头:“酷!”


……淦!他被程剑桥说话方式带歪了!


其实是有点可爱的,周延的脸在自己掌心里,肌肤温热,软软的下巴肉被挤出一个小汤圆包,眼珠又黑又亮,谢锐韬和他对视片刻,忽地松开手坐回原位。


……今天的风有些喧嚣。





旁观的程剑桥:“tt也是酷的!”





谢锐韬想,其实,其实……


其实和周延一组也不错。








【道盖】


周延吃饭时喜欢先喝汤。


而且一般先喝两勺。


……萧启道,你没救了。





以上,摘自萧启道的每日日记。





萧启道十二岁的时候,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坐在外婆家附近的小溪边,把小脚丫泡在水里,有小鱼游过时踢一脚水面,溅起无数晶莹的水花。


萧启道二十岁的时候,喜欢在冬天窝在被窝里,暖气开到最大,暖融融的房间里空荡却安宁,他戴着耳机,手里抓着笔,有灵感时就在本子上写几笔。


萧启道二十七岁的时候,他遇见了周延。


春天的花开得很好,所以他们的相遇很美。


周延比他想象中矮一些,在这次见面前他们当了近一年的网友,也比他想象中更有趣。


第一次见面就跟他借笔说突然灵感来了要写歌的人,如何不有趣?


他坐在候机厅里,看着周延刷刷写了一串歌词,然后将纸揉皱,丢进垃圾桶里,拉着他起身:“走!哥带你去吃香喝辣!”


最终他们吃了一顿火锅。






萧启道借上洗手间为由,折返回飞机场,在垃圾桶里翻出了那张揉皱的纸。


他看完,再次揉皱了那张纸,塞进钱包内夹层。


后来那张纸成了虎山行的雏形版。


但这件事萧启道没有告诉任何人,包括周延。





周延说梦话时叫了三遍萧启道。


……叫了十一遍王斯然。


以上摘自萧启道的私人日记。






【唯盖】


“马思唯,我fuck你的屌!”


周延如是说。


马思唯愣了一分钟,居然认真地回答了:“应该是我fuck你。”


周延愕然:“你想干我?!!”





王齐铭听闻此段对话后,对月沉思良久,得出了一个结论:周延的智商果然是gosh最低的。


曾坤为此深夜打电话给王齐铭:“阿鸡你快跑路吧!盖哥知道你骂他了,说要让鸡汤飘香重庆每一条街哩!”


王齐铭大惊失色:“难道周延面前,连鸡也不能说人话了吗?”


曾坤:“……你还是等着被煲汤吧。”





周延听了十六遍马思唯的崂山道士。


他怒而拍桌:“妈的,真鸡儿好听!”


于是他听了十八遍斩马刀平复激动心情。






谢帝发现,最近马思唯喜欢戴耳机听歌。


这天,谢帝又一次看见马思唯在沙发上戴耳机听歌,一边听一边摇头晃脑地跟着哼唱。


他蹑手蹑脚走近,想吓吓马思唯。


“……我劝你好生走路……小心火烛……”马思唯嘴里哼着,表情十分投入。


谢帝想要拍他肩膀的手僵在半空。


他想: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?


思索片刻,他蹑手蹑脚地转身离开了。






有一天TY谈起有些记者问问题特别刁钻。


“淦!专挑跟我有beef的人问我!我能说什么?我没有当场说fuck那个傻批就已经功德无量了!”TY骂道。


melo和PSY纷纷附和。


一直在低头玩手机的马思唯冷不丁扔出一句:“我倒希望有记者问我和盖的事。”


melo噗地大笑:“那个记者找骂啊?”


TY翻白眼:“问盖我更没得话讲!就一老傻批呗!”


马思唯耸耸肩。





他有时也会想起,很久以前的自己和周延。


那时周延给会馆官方邮箱里发了很多他自己写的歌,他偶尔点开听了一首,觉得不错,于是回复他:你的歌不错。我叫马思唯,有空切磋一下。


没想到周延当了真,不知从哪里翻到他的微博,连续几天轰炸他的私信。


当时马思唯因为一些事关掉了私信提示,等他看到时,已经是两年后了。


137条。


每一条,每一个字都在说“哥们你真酷!我们一起做音乐吧!”


然而当时会馆已经和周延撕破脸皮。


他们再无机会一起做音乐。






那又如何呢。


周延发来的每一首歌。


会一直留在他的MP3里。





【傻盖】


温柔的拥抱。


是喜欢你的意思啊。





盛宇拥抱过周延很多次。


第一次是周延来长沙投奔西部拉客。


他们在机场拥抱了一下,然后周延说:“厕所在哪?老子尿急!!”


后来周延离开长沙,他们再次在机场拥抱。


周延说:“大傻,你真的不留我?”


盛宇笑笑:“我留不住你。”


于是周延离开了。






再后来周延参加了节目。


拿到了冠军。


他们在庆祝会上拥抱。


盛宇说:“恭喜你,周延。”


周延摸摸头,有些害羞,有些喜悦:“也恭喜你啊,大傻,有了一个拿冠军的好兄弟。”


盛宇哈哈笑了起来:“是啊,也恭喜我自己。”





那晚盛宇喝了很多酒,一边喝一边重复说:“哥几个结婚了一定要请我啊!特别是老盖!一定要请我!”


“一定一定!大傻你结婚了也记得请我们!”小胖笑着喊道。


盛宇嘿嘿傻笑:“怎么可能?我不结婚哈哈哈。”


刘聪笑着说:“傻哥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哈,为了逃避请兄弟们喝酒,还打算不结婚了?”


盛宇挠挠头嘟囔:“不是因为这个……”









是因为我想要结婚的人不会和我结婚。








【贝盖】


【抠脚瞎几把聊 总群】


贝爷:兄弟们!老子!回来了!!!


mai:回来吸盖了?


啊之:回来吸盖了?


毕冉:回来吸盖了?


DP:回来吸盖了?


小白:回来抢盖了?


老万:回来抢盖了?


壳总:回来抢盖了?


壳总:我只是复制粘贴。


老万:呵,刘嘉裕。


贝爷:呵,刘嘉裕。


贝爷:呵,丁飞。


丁飞:关我什么事?


贝爷:习惯性。


丁飞:rnmua!


小白:呵,丁飞。


贝爷:不了吧,我的脸只给周延mua。


丁飞:呵,李京泽。


老万:呵,李京泽。


小白:呵,李京泽。






在刘嘉裕的带头作用下,红花会全员都开了小号【。】


丁飞开小号围观李京泽开小号看周延直播。


刘嘉裕开小号围观丁飞开小号围观李京泽开小号看周延直播。


以下省略。


王昊开小号围观自己的直播间。


王昊,不一样的烟火。


白曜隆开小号围观周延直播时起的名字是‘盖哥我是你的小白’。


程剑桥进入周延的直播间,刷了一波礼物,扫了几眼刷屏,点名批评:那位我是你的小白,少装熟人!


盖哥我是你的小白:cjq wcnm!


【盖哥我是你的小白】已被举报。


李京泽差点笑死在手机前。






李京泽最近多了个爱好。


捣鼓自己的头像挂件。


今天是兔耳朵。


明天是头巾。


后天是兔耳朵。


大后天是兔耳朵。



【抠脚瞎几把聊 二群】


老万:谁来劝劝李京泽这个sjb?!


壳总:sjb是能劝好的么?老万,现实一点。


小白:我觉得壳哥说得对。


贝爷:我怎么了?刘嘉裕,你切大号给老盖打call的事还没翻篇呢,你还有脸diss我?


壳总:李京泽,等下你就挨打。


贝爷:略略略😜😜😜


老万:看来是没治了。但是李京泽,我拜托你不要把换头像挂件分享到微博OK?关注你小号的我不想每天看到你今天又换了什么挂件!


小白:万万你又堕落了?干嘛关注贝哥。


贝爷:白曜隆?


小白撤回一条消息。


贝爷:王昊,我就换!不仅换,还要分享!


老万:有本事你切大号分享?


壳总:别他妈提切大号了!!!!!


贝爷:谁怕谁!有本事你给我评论兔耳朵真好看!


老万:有本事你让老盖给你评论。


贝爷:……算你狠!!!






李京泽委屈巴巴给周延发短信。


具体内容如下:gihkgkkcjndjjdkfkbulckfosjjykvjj。


贝言贝语恕作者不会翻译。


周延在一天后回复:李京泽,你有病?


李京泽想了想,打了四个字:对,相思病。


周延没有再回复。







但他关注了李京泽的大号。


评论了李京泽最新一条换头像挂件的微博。


周延:兔耳朵挺可爱。


底下粉丝:????????????









【壳盖】


今日壳言壳语:周延养不起我,我养周延!





刘嘉裕坐在红木沙发上,抱着手机点开周延微博。


周延已经三天没有发新微博了。


寂寞。


空虚。


不知为何,忧愁总是围绕着刘嘉裕。


他忧郁地叹了口气,挖了一勺哈根达斯送进嘴里,一面吧唧吧唧嘴一面习惯性刷新。


刷出了一条新微博。


“咳咳咳噗——”刘嘉裕差点被呛到,捂着喉咙捶了好几下胸口,总算咽下去了,再拿起手机一看,妈的,评论瞬间过千……


刘嘉裕愤愤评论:周延回复我我就直播吃键盘!!!


一分钟后,【你有一条新回复来自@盖爷只认钱】。


盖爷只认钱:直播号记得告诉我。


刘嘉裕:……周延,我操你fjdndochsonencjnei!!!






刘嘉裕决定弃号。


……然后重开一个号。


他开了一个新号,叫‘蜡笔小盖二号’【。】


蜡笔小盖二号勤奋转发周延的新微博。


转发到第四十六遍,突然有人评论他。


阿丽宝:你这ID名看着挺眼熟啊?


蜡笔小盖二号:!!!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一个盖爷的小迷妹!!!


刘嘉裕捂着脸一头磕在键盘上,决定再次弃号。









经历诸多波折后,第七个小号诞生。


名字清新脱俗:超级无敌蜡笔盖。


这天,周延发新微博了。


刘嘉裕闻讯火速赶到现场,激动地发现目前只有三条评论。


于是他快乐评论:周延看我看我看我!周延赞我我就直播走钢丝!


一分钟后,【你收到了一个赞来自@盖爷只认钱】。


刘嘉裕:我再也不追星了。周延,cnm!







奉行快乐追星的刘嘉裕绝不认输


他开了第八个小号。


自暴自弃地起名为【你管我叫啥】。


虎山行新歌终于发出来了,刘嘉裕积极打call,鼓动(威胁)红花会总群里所有人开小号转发。


【抠脚瞎几把聊 总群】


壳总:咔咔微博转起来!赶紧的,转不到三万下个月奖金减半。


丁飞:靠!老板了不起?


壳总:丁飞?


丁飞撤回了一条消息。


小白:呵,丁飞。


老万:咔咔排面整起来!


贝爷:淦,你们还有闲工夫逼逼呢?我十八个小号转得都要晕了!


mai:李京泽,做人吧。


啊之:李京泽,劝你做人。


毕冉:呵,李京泽。


壳总:呵,李京泽。我不会输给你的!








刘嘉裕熬夜通宵连转一百条。


十九个小号。


每一个都转了一百条。


然后怒而改名‘追星太他妈难了’。








【万盖】


是的,万盖又在谈恋爱!






王昊跟着红花会众人在纽约演出,趁着空闲时间和白曜隆在街头瞎逛,逛到一半,看到橱窗里有个限量版火影手办,顿时迈不动脚了。


白曜隆一看,默契配合道:“哎呀,老万,这不是小盖想要很久的手办嘛?你买给他呗!”


王昊感激地看了一眼好兄弟,一边点头一边进店买了那款手办,然后直接邮寄回国内。


……寄到了周延家。


周延收到包裹时拆开看了眼,懵了。


当晚他在微信里问王昊:老万,你说实话,那个什么小玩偶是不是你寄的?


王昊:???我寄到你那儿了?艹,妈的填地址太顺手写成你家了!


周延:……


王昊:老盖那个是手办,你别乱动啊!限量版的!我想买好久了!


周延:我今天太忙了,饭都没吃,也不知道那玩偶扔哪儿去了。


王昊:你把它扔了?!


周延:看来它比我重要,你都没关注到我没吃饭!


王昊:周延,你还跟手办吃醋呢?多大人了,反省一下你自己!


周延不乐意了,正啪啪啪按键盘决定骂回去。


王昊:反省一下你为什么那么可爱!


周延:……噢。







王昊惹周延生气了。


因为他说自己不够好,配不上周延喜欢。


“我吧,长得也不帅,Rap也比不上贝贝,陪你的时间比不上老道……”王昊越说越丧气,整个人都要缩成一团。


“所以呢,你是在说我眼光不好,挑了个差劲的男朋友?”周延双手环胸看着他。


王昊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,继续嘀咕:“喜欢你的人海了去了,都比我好……像老道,老道编曲比我厉害……”


周延点点头补充道“是啊是啊,还那么胖,体积都赶得上两个我了,又宅又懒,窝在家里打电动,还挑食。”


王昊:“……QAQ”


周延坐到他身边,叹了口气说“说真的,我有点生气。”


“无论别人有多好,我喜欢的是你啊。”


“所以你在我这里是最好的。”





“你是最好的。”


“就算是你,我也不允许你骂王昊。”


“王昊是最好的。”






王昊:“……周延我可以亲你吗!!!”


周延:“不可以亲我妈,亲我可以。”










啵啵啵啵啵——


嘻嘻嘻。


mua!!!!

评论

热度(247)

  1. 是我自愿中你的trap歪🐰 转载了此文字